背景:
阅读新闻

杭州律师介绍古代动产物权变动情况

[日期:2013-01-15] 来源:  作者: [字体: ]
    在古日耳曼法中,动产物权的存在远较不动产物权为早,当时没有明确的物之所有权概念,“因为在事实上,当时物之所有者尚不能凭藉其权利,追及于其所有物的所在,而从任何第三者手中追回其物(追及力),故其权利毋宁为一种法律上所保护之占有权(right of Possession)而已”。除去非自愿地失去物之占有和委托他人行使对已有之物的权利之外,物权人一旦失去对物之占有,其物与物权亦同时失去物权变动规则可归纳如下:首先,取得占有是取得物权的要件,占有是物权的标志,占有权与所有权尚未加以区分;其次,取得占有须以平和、善意的方式,即以原物权人自愿,同意物之占有移转为前提。日耳曼人对平和特别重视,古日耳曼人以为法律主要是一种维持平和之方法,当时一般观念认为平和即等于法律,二者如将一人放逐于平和之外( out of peace),即指将之放逐于法外( outlaW)。日耳曼人的动产物权变动模式可归纳为:让与物权之合意+移转占有,此二要件缺一不可。如果物权人因委托保管、暂时借用等原因而失去占有时,则其仍不丧失其物权,但只能对其受托人或借用人行使权利,而不能径向第三人追索原物,这是日耳曼以手护手(hand wahre hand)原则的要求;如果物权人因被盗、遗失、遗忘、不可抗力或意外事件而失去了对物的占有,则其对已被他人所占有的相应的盗窃之物、遗失物、遗留物、漂流物及走失之牲畜享有追索至任何人以收回原物的权利,被追索人如系受让者,在交还原物之后可向其前手追偿,该程序可递延至无前手为止,此程序在日耳曼法中叫做anefang,与罗马法中类似程序的惟一区别在于:被发现实际上占有遗失物之人(因此被推定为盗窃者)能指明其所从受让该物之前手时,则可免支付罚金之义务。依次类推,物权人将直接要最后的被指明之前手承担罚金义务。日耳曼动产物权变动制度中也有保护善意第三人的内容,但仅适用于物权自愿转移物之占有的情形,而不适用于非自愿地失去物之占有的场合。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admin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
本文评论   查看全部评论 (0)
表情: 姓名: 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热门评论